抵押车辆办贷款 钱没下来车还没了

“爸,我的车没了。”朝阳市26岁的左胜沮丧地给父亲打了个电话。2017年4月,左胜找到一家小额贷款公司,将车抵押后贷了1万元。结果几天后有人打电话说他的车要被卖了,诧异的左胜找到贷款公司询问情况,结果被告知,要6万元才能取走车。第二天,当左胜还没凑够这笔钱时,和他有类似遭遇的6名受害人的车连同贷款公司的工作人员马某一同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近日,左胜打听到消息,自己的车在内蒙古自治区出现过,而另一名受害者小马(化名)价值18万元的车有人在鞍山见过……

  做生意缺钱想到押车贷款

  2017年初,朝阳市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(以下简称喀左)的左胜想开个门市,无奈资金有点缺口,他想到了去小额贷款公司贷款,经过喀左一家贷款公司的介绍,左胜了解到朝阳市一家名为“鑫X时代”的小额贷款公司可以押车贷款

  2017年4月20日,左胜开着才买了3个月的“中华v3”来到位于朝阳市朝阳大街一段的这家贷款公司,贷款公司的马某接待了左胜。

2014062481246425.jpg

  “当时马某说我的车可以抵押3万元,但是需要15天的时间进行评估,评估后可以放款,如果着急用钱可以个人先垫1万元给我。”左胜回忆当时的情形,10多万元买的新车只能贷出3万,着急用钱的他咬咬牙,心想3万元一年的利息4000多,也可以接受,于是将车和钥匙还有行驶证抵押给了马某,揣着1万元离开了朝阳。

  贷款没全下来车还没了
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4月25日,左胜等来的不是放款的消息,而是“你的车要被卖了”的晴天霹雳。左胜连忙赶到朝阳,发现和他有类似遭遇的有10多人,都是得知自己的车辆要被马某出售,而来询问详情。

  “马某说要取回我的车,得给他6万元钱,1万元我借了5天就得还6万,我实在是接受不了,”左胜说,于是他没有同意,其他车主想要取回车辆也被索要了数万元的钱款,当时有人妥协给了钱取回了车,但是还有6人没有付钱,之后有人报警,马某随后被传唤至属地公安分局。

  第二天,几名车主得知,马某已经离开公安局,而且自己的车辆也没有了踪影。

  贷款公司倒闭人员消失

  左胜的车是结婚时父亲给买的,本想着贷款做生意,没想到却到了这步田地。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他给父亲打去了电话,“爸,我的车没了。”一时间,这个26岁的小伙子忍不住委屈,流下了眼泪,在乡下种了大半辈子地的父亲也没有了主意,只是劝儿子,“别难过,慢慢找,也许会有个结果。”

  车主介绍,4月27日,这家“鑫X时代”贷款公司就已经人去楼空。此后,几位车主开始了漫漫寻车之路。

  左胜经过多方查找,发现自己的车在内蒙古自治区有踪迹;朝阳市的车主小马,通过自己朋友了解到他价值18万的车,在鞍山出现过……

  凌源车主田中全开了两年、12万余元购买的车被转到了鞍山,田中全是几位车主中借款比较早的,他借了3万元,时间是2017年3月,而后他的借款信息被马某在朋友圈中散布,而后吸引了其他的人来借款。

  田中全通过朋友到鞍山找到自己的车,开车的人称是从其他人手中花了4.8万元购买的,田中全给了这位“车主”5.5万元,取回了自己的车。辽沈晚报、聊沈客户端特派朝阳记者崔晋涛


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,查看更多完整信息并发表评论!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

关注公众号

访问手机版